您還沒有綁定微信,更多功能請點擊綁定

質變4:部長會議

(今天靈感一現,將這部紀實取名叫“質變”,“質”當然是質量的意思,“變”涉及到文章里方方面面的情節變化。前面章節請查看我之前的文章)

李岳山抬手看了一眼腕表,9:26,每日部長會議即將開始。
當李岳山拿起手提電腦走進部長會議室的時候,其他部門的部長們早已落座了。
3米長1米寬的會議桌,正對門的空位是工場長加藤誠的,而在加藤誠左右手邊,分別是制造部長鄭良文和品質部長李岳山的位子,
再其次是技術部長陳海明,生管部長曾仁善,人事次長黃艷霞,工場長助理川上敬一。
T社建廠至今24年,現有的4位部長的平均工齡都在15年以上,可以說是長期以來雷打不動,穩如泰山,所以這4位部長也被T社的員工們戲稱為“四大金剛”。
李岳山扶座入席,斜眼瞄了一下旁邊加藤誠的空位子,雖然加藤誠人還沒到,但李岳山已經莫名的感覺到一陣陣的壓抑。
為什么呢?
因為李岳山的勞務合同已經過期3個月了,但到現在加藤誠還沒有給續簽!
李岳山是新加坡籍華人,在T社的合同是2年一續簽的。
T社的工場長是每5年換一任的,李岳山在T社待了15年,幾乎每屆工場長都會主動提前幫李岳山續簽,但這個加藤誠卻是個例外。
日資企業在裁人時玩兒的什么套路,資歷深厚的李岳山當然心里倍兒清。
因為都是十幾年的老員工,企業如果裁員的話,需要支付一筆相當數額的賠償金,尤其像李岳山這種月薪2萬以上的,那么賠償起來更是個天文數字。
所以日資企業一般不會直接裁人,都會變著法子讓你受不了,然后自己主動走人,這樣企業就可以不用支付賠償金了。
自從1年前加藤誠上任以后,李岳山已經明顯的感覺到這任工場長是要拿自己開刀了。
先不說加藤誠平時各種數落自己品質管理的差,并且還以各種借口招聘外來人員安插眼線到自己部門里,還以多種理由拒絕品質部門人員的升職申請。
“想玩兒我,你還太嫩!!只要我不想走,誰能拿我怎么樣?!”李岳山心中忿然。
長期的部長尊嚴給了李岳山自信,他抬起腦袋,雙手抱胸,高傲的長吸了一口氣,這些職場的小九九他李岳山見過的太多啦!
李岳山臉上的這一連串表情變化沒逃過對面制造部長鄭良文的眼睛,
“看來這老李又要耍什么鬼心眼啦!”
鄭良文心中嘀咕,畢竟大家共事了十多年,彼此之間再了解不過。
鄭良文知道,極其“隨性”的李岳山一旦臉色難看,十有八九是要“挑”別的部門的毛病了。
而源于制造部和品質部的“天生對立”,鄭良文覺得,今天的這個部長會議恐怕不會好過。
“お-す(早上好!)”
剛過9:30,一臉微笑的加藤誠快步走進會議室,向大家問候到。
“お早うございます(早上好!)”
4位部長也趕忙起立鞠躬向加藤誠問候。
“じゃ、會議を始めましょう(我們開始會議吧)”
加藤誠示意大家入座,會議開始,人事次長黃艷霞趕忙跟隨翻譯。
在四大金剛中,鄭良文是自學日語,雖說語法不甚精通,但因長期伴隨日本人左右,口語已是相當流利;
陳海明是臺灣人,日語也自然不差;
曾仁善曾經在日本打過工,聽說讀寫都是一流;
唯獨品質部長李岳山,因仗著自己英文好,所以一直沒有用心去學習日文。
所以每天部長會議時黃艷霞的翻譯,多半是為了翻譯給他李岳山的。
首先是鄭良文用日文報告,
“昨日生產按計劃推進,無特別異常。”
鄭良文表示已匯報完畢。
“嗯,品質部。”
加藤誠示意李岳山開始報告。
“昨天出貨到廣州客戶的0085轉動軸被客戶投訴批峰不良,比例35%,在庫已全檢完畢,原因對策需要后天提交。”
李岳山用中文講到,黃艷霞緊接著翻譯給加藤誠。
李岳山掌管品質部十多年,公司的品質問題都是他李岳山說了算,他說這是個事兒,那就是個事兒,他說這不是事兒,再大的事兒他也能壓下來。
這就是品質部長李岳山的本事。
在部長會議上,除非是客戶那邊直接投訴到工場長的大案子,一般的品質案件李岳山都會選擇看自己的心情,心情好了就不提,心情不好,那就讓其他人也陪著自己難受難受!
所以說眾人眼中李岳山的“隨性”,絕不是空穴來風!
其實關于這次客訴異常的原因,李岳山心里很清楚是制造部的管理出了問題,但如果直接點名制造部的話,這得罪人的帽子可就扣在了他李岳山的頭上了。
所以李岳山報告時話只說了一半,等著加藤誠來質問,若鄭良文答不上來,那可不管他李岳山的事了。
沒等李岳山講完,鄭良文便眼角一挑,不滿的看了一眼李岳山,示意他李岳山不應該在部長會議上報告這樣的“小問題”。
李岳山感覺到鄭良文眼光的火辣,但就是假裝不看鄭良文一眼。
“制造部,為什么那么多不良都沒看到?”
果不其然,加藤誠眉頭一皺,責問制造部長鄭良文。
“當時QA判了OK才出貨的。”
鄭良文統管制造部400多號人,腦子轉得快,非常人可比,瞬間就把皮球踢回給了李岳山。
他李岳山心情不好,但他鄭良文又豈是誰都可以捏的“軟柿子”?!
“對!QA是判了OK,但是按照標準0.1以內判的,誰知道你們后面生產的產品里面有0.2的不良品呢?!”
早料到制造部不會在一招之內就范,李岳山在報告之前做足了調查,立馬反駁到。
“檢查標準里面沒有規定說要全檢啊!”
鄭良文又直指品質部的標準規定不完善。
“那檢查標準也有你們制造部簽字啊!”
能在T社立足,口才必須要好!李岳山當然不是白給的,陪著鄭良文“逛起了花園”。
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名部門高管爭執不休,壓根兒沒有自我反省的覺悟,加藤誠心中甚是窩火。
此時集團總社長黑川吉野的一段話再次浮上了加藤誠的腦海。
那是在日本總部為加藤誠即將上任T社工場長舉辦的歡送會上,現年78歲高齡的黑川吉野語重心長的對加藤誠說,
“伴隨著日本越來越嚴重的老齡化,日本企業也在走向老齡化,固執陳腐的思想,不求上進的勾心斗角,
對新思想,新人的排擠,猶如一座座往上壘砌的墳墓,正在埋葬日本企業的前進速度,所以“換血”勢在必行!”
從老社長悲壯而堅強的眼神中,加藤誠讀出了老社長話語中的“血腥味”,既然是換血,勢必有“執刀人”與“流血者”,但在以和為貴的日資企業里,這種改革注定將是困難重重!
所以加藤誠一直在尋找機會,或者說在等某個人。
“那發生原因又是什么?!”
加藤誠壓了壓自己的情緒,打斷了眼前兩名部長的扯皮,極其不耐煩的大聲質問在座的各位。

下周待續------
?

10 個評論

游客無法查看評論和回復, 請先登錄注冊

發起人

wdreader
wdreader

質量故事炮兒

推薦文章

文章狀態

  • 發布時間: 2019-12-28 14:58
  • 瀏覽: 650
  • 評論: 10
  • 贊: 13
山东福彩网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